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走进平昌 > 平昌名人 > 七大将军

李勃

2007-08-13 00:00 信息来源: 系统 作者: 网管中心 阅读: 4721次 【字体:
    李勃(1912—1992),原名苟兴阳,平昌县马鞍乡人。6岁半在其二爷办的私塾里读书,9岁开始务农,12岁跟随父亲当“背佬儿”。甲子(1924)、乙丑(1925)年间,家乡遭大旱,庄稼颗粒无收。为熬过这场灾难,父亲带他到宣汉县板凳垭一小店扒松毛、捡松豆糊口,后来又到矿山背柴,最后回家和母亲一起靠挖葛根、脚板苕和野菜充饥。16岁那年,他到一家染布店当学徒,辛辛苦苦干了5年,没挣到一个工钱。

    1932年红军入川,土豪劣绅惊恐万状,穷苦百姓盼来了翻身的希望。他听说红军是打土豪、分田地、解放穷人的,便天天盼望红军早日来到自己的家乡。1933年8月,当红军快要打到他的家乡时,仓皇撤退的川军进村抓夫,他被几个官兵抓住,不容分说,绑上就走。李勃一心要当红军,不肯为军阀卖命,途经道子时,他趁官兵们喝酒之机,便从后门逃走。

    回到家的第二天,红军就来到了他的家乡。当红军在楼房沟开会成立苏维埃政府并组织少先队时,他立即报名参加了少先队。红军见他手上有染布留下的靛迹,认定他是“半个工人阶级”,便介绍他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。可李勃一心要参加红军,当红军告诉他,共青团和红军一样都是为穷苦人打天下的,他才高高兴兴地加入了共青团,并到赤江县(今属通江县)参加了团员代表大会。会后,他被分配在赤江县当少共县委宣传员,不久任宣传干事和少共组织部长。其间,他参加了反“六路围攻”。1934年8月,他带领赤江县的团员代表到巴中县参加全省团员代表大会,会后被分配到恩阳县组建少共县委,并任少共县委书记。1935年3月,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大转移,随即进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。当时,因中共县委书记不在,他便带领县委机关随红军向西转移,赶到嘉陵江边时,大部队早已过江,只剩下在团山上的一个后卫排,江边也只有最后一条船,情况十分紧急。他指挥县委机关迅速渡江后,经江油到茂州找到了省委。组织上分配他到汶川县组建少共县委并担任书记。一、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合后,部队继续向西北开进。由于中共汶川县委书记在前线牺牲,由他带领县委机关转移到马尔康、毛儿盖一带。这时,正是张国焘搞分裂、红四方面军南下的时候。1935年8月,他调金汤县组建少共县委并任少共县委书记。在金汤工作期间,他曾两次遭敌包围,经突围才化险为夷。在红军的掩护下,他带领县委机关,毅然上了雪山。他们以顽强的革命意志,战胜重重困难,经两天一夜的艰难跋涉,终于越过马鞍山到达天全。

    当时四川省委住在天全,他们到达后即投入突击天(全)芦(山)雅(安)的工作。他被分配到雅安县任县委少共组织部长。不久又北上,翻越夹金山、党岭山到达西康省的道孚县。他负责组建少共县委,任中心少共县委书记,同时转入中国共产党。

    1935年6月,县委机关继续随红军北上,经炉霍、阿坝进入沼泽泥深、荒无人烟的草地。进草地前,地方干部编成川康工作队随红军一起行动。当走到草地中间地段时,带的干粮吃完了,就杀军马充饥;马肉吃完了,就找野菜吃。快到国际河边(即黄河上游)时,省委书记李维海突染重病,不能跟队伍行走,李勃连累带饿也得了伤寒。一天中午,他突然感到腹部疼痛,象有把刀子在肚里直搅,脸上没了人色,浑身颤抖不止,痛得滚躺在地。道孚县委妇女部长何连芝急忙给他“揪沙”,挑“羊毛钉”。这法还真灵,疼痛很快减轻了,虽然病未全好,但却解除了危险。因为在当时那种极其恶劣的条件下,就是有一点点现在看来很平常的小病,也能要人的命。他十分感激何连芝大姐,如果没有她,李勃恐怕永远留在草地里了。

    走出草地到达甘南泯州,他被编入红四方面军党校一连。在部队继续北上的时候,李勃本来就没痊愈的病又突然加重了,在卫生队里几次昏迷不醒。领导见他无法随队北上,想把他留在泯州,当他得知要把他留下时,使出全身力气大喊:“我不留下,就是死在队伍里也甘心情愿。”在他的再三请求下,部队只好同意他随队北上。第二天上路时,他被扶在马上,两边各有一人搀扶。由于病情严重,道路又坎坷不平,他实在支持不住,几次从马背上摔跌下来,摔得鼻青脸肿。走了3天,他骑的那匹马死了,他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。当时他清楚地意识到:现在又到了生死关头,一旦病情再加重掉队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可是跟部队走,大家都疲惫到了极点,不能再连累。怎么办?最后他下定决心死也要跟上部队。他每天清晨和前卫一起出发,走不多远就掉到了本队,然后又掉到收容队,最后又被收容队拉下。就这样,大家走路他走路,大家吃饭他也走路,大家睡觉他还是走路,如此坚持了数日。两条腿走不动,就用四肢爬,脚磨烂了,膝盖磨破了,手和胳膊也磨出了鲜血,渴了没水喝,就喝路旁土坑里掺有牛马粪便的脏水……他以惊人的毅力,终于和部队一起到达了会宁,有幸参加了一、二、四方面军的胜利会师。

    一、二、四方面军会合后,四方面军党校编入中央党校。他编在高级第一班。西安事变后,党校从定边迁到延安的桥儿沟。由于他患伤寒病持续时间长,又未得到及时治疗,加之长期过度疲劳,以致大脑一度失去记忆,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怎么写。到党校后,环境比较安定,生活也有了改善,他的身体才逐渐恢复健康。在党校期间,他系统地学习了党的建设和苏维埃建设方面的理论和政治文化知识。1937年4月,在中央党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援西军红四军政治部地方工作部当干事,开始做抗日统一战线工作。至此,他才正式从地方转入部队。

    1937年8月,红军改编为八路军,他调任一二九师政治部民运部干事兼民运工作队队长及指导员。后来又负责山西河顺县八路军工作团的工作。同年秋,他在民运部长带领下,参加了对晋东南、豫北、冀西各县的政治、经济和风俗民情的调查工作,为建立太行山革命根据地做准备。此间,他还参加了粉碎日寇的“六路围攻”、“八路围攻”以及响堂铺、神头岭战斗。之后他调任十八集团军政治部民运部副股长,并先后负责山西省潞城、平顺两县八路军工作团和河北省临城、内邱两县八路军工作团的工作。1939年又调到十八集团军政治部任机关指导员。同年8月,调任特别团(当时也称朱德警卫团)三营副教导员。1940年1月,调任特别二团政治处组织股长兼山西省安泽县独立营营长。5月,调抗日军政大学总校上干队学习,接受了严格单个教练,系统学习了连、营、团各级战斗指挥。1941年1月毕业,分配到十八集团军后勤政治部任组织科长。翌年8月,调十八集团军考察第二团,到晋西北考察工作。

    1943年2月,李勃随晋西北考察团调回延安,分配在军委直属政治处任干事兼总务处协理员,次年1月任军委办公厅协理员。1945年5月任警备一旅政治部副主任。同年6月,警备一旅和三五九旅各一部组成八路军南下第二支队,李勃任支队政治部副主任。三支队由延安出发南下,途经山西,强行通过晋中平原封锁线,进入太岳区根据地边沿。他们从太行山到达河南西部,打下济源后,在攻打铁门的时候,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。

    抗日战争胜利后,根据中央指示,南下二支队调往东北,团以上干部先行。李勃同其他团以上干部一起,越过平津铁路,经过山海关,锦州到达沈阳。后又奉命返回锦州同赶到锦州的部队一起进行了整编。李勃调任热辽纵队二十七旅政治部主任,不久又调任热辽军区十八军分区政治部主任。1947年升任八纵二十四师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。该师在辽西这块三角地区(南面是北宁铁路、北面是锦承铁路)打了很多仗,先后参加了攻打建昌、凌源、北镇等县城和大城子、北票、松树嘴子、要路沟等地战役,还在杨仗子参加两次战斗。他们和兄弟部队一起按总部部署,集中几倍于敌的优势兵力,打歼灭战。第一次打杨仗子,歼敌一个师;第二次打杨仗子,又歼敌两个师。随后,部队从热东开往沈阳以北,时值寒冬腊月,冰天雪地,气温低达摄氏零下三、四十度,夜行军中,有一次山炮陷进了雪坑,挡住了部队前进的道路,部队仅停留了20分钟,就有近千人出现不同程度的冻伤,幸亏及时采取了原地踏步等活动措施,才最大限度地减少了非战斗减员。到东北后,李勃于1947年12月参加了哈尔滨政治工作会议,会后调任十一纵队政治部副主任。纵队成立后的第一仗是打隆化,经激战全歼隆化守敌。其后,李勃随部队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。北平解放后,他调任第四野战军四十八军政治部副主任,随军南下,到江西时曾兼赣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。

    1950年4月,李勃调军委民航局,负责组建上海办事处(也称华东办事处),任政治委员。同年8月,调任军委民航局西南管理分局政治委员。1951年11月,调军委民航局组建华中管理分局,任局长。他在民航工作期间,主要任务是团结、教育“两航”(国民党中国航空公司,中央航空公司)起义人员,使他们更好地为新中国的航空事业服务。1952年10月,李勃调空军第四军,任政治部主任。在1953年的文化大进军中,他刻苦攻读文化课,经两年时间的刻苦学习,数、理、化达到了高中水平。1954年10月,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,系统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哲学、政治经济学、科学社会主义和中共党史、政治工作、军事、外交等课程。1955年9月,他被授予少将军衔,并荣获三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从政治学院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军委空军雷达兵部任政治委员。1960年8月调任空六军政治委员,1967年7月任济南军区空军政治委员,1968年11月任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。1969年,他被选为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,同年12月任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。1975年10月改任济南军区顾问,并当选为五届全国政协委员。1982年8月离职休息,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

分享到: